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宿迁 > 正文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沈习武:笔下有让孩子着迷的斑斓世界
2019-03-12 09:19:00  来源:宿迁网  作者:李杰  

  宿迁网讯(记者 李杰/文)他笔下有狐狸的集市和蟋蟀的蒲公英花田;有带着盲孩小满徒步去北京的旺旺导盲犬;有失去父母后自尊自爱又顽强生长着的少女春妮……他的笔下有一条通往孩子心灵的秘密隧道,有一个个令无数孩子着迷的五彩斑斓的美好世界。

  他叫沈习武,是宿城区蚕种场小学的老师,也是全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他的作品清浅而深刻,充满着美好与爱的芬芳……在国内外曾获得过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等30余个奖项与荣誉。在中国大陆和港澳台地区,有无数个喜爱他的小读者和“小粉丝”。

  3月10日记者采访时,沈习武拿着一本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刚寄来的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样书《踏冰而行》说,这是他出版的第46部长篇儿童文学作品了。

  书写精神深处的童年

  在距离市中心 13 公里外的宿城区蚕种场小学,记者见到沈习武,他个头不高,穿着、笑容、眼神都很洁净的样子,最突出的是他的光头,亮的耀眼。

  谈到写作,沈习武告诉记者,对他写作影响最大的是童年的生活,感谢父母给了他一个“放养”的孩提时代。父母都是识字不多、心地善良的普通农民,对孩子约束不多,任凭孩子在天地间自由成长。沈习武所在的村子里有流淌的河水,有风“呼啦啦”刮过发出各种声响的芦苇荡,有长满各种野菜的苍茫田野……

  沈习武上树抓鸟,下河摸鱼,到田地深处挑菜,还常常跑到很远的村庄去看那种“露天电影”……沈习武的童年色彩斑斓,这种美好而温暖的记忆,注定影响他一生,让他像个孩子一样,不断地探究和钟情于那个纯真的世界。

  沈习武告诉记者,只要他提笔写作,童年的印记就会充满脑海,让他产生创作的灵感和激情。美好的童年生活,就像底色,始终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他的作品当中。

  1974 年出生的沈习武,课外书是那几本几乎翻烂了的小人书。夏天,他拖着一张芦席到村前的晒场上,仰望满天繁星,听人讲《杨家将》《隋唐演义》等故事,让他激动和难忘,也让他期盼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夜晚。沈习武最喜欢听的是《聊斋志异》,尤其是其中一些花妖狐魅的故事,让他对狐狸的世界充满无限遐想。直至成年以后,他还买下不同版本的《聊斋志异》,一次次捧读,沉浸其中,欲罢不能。这些精彩的故事,感人的情节,影响着他写下《母狐救子》《男孩的狐狸》《狐狸的集市》等很多部关于狐狸的儿童文学作品。

  童年的沈习武还特别喜欢小动物。家里有小白和小黄两条小狗,特别的聪明,他母亲在院子里喂鸡喂鸭,它们总能把别人家的赶跑。放学了,它们还会跑到村头去迎接他,前后奔跑着,像护卫一样把他迎回家。可是后来,村里开始打狗,它们狂叫着跑得远远的,还是被父母牵回来交给了打狗人,以至于沈习武哭闹着,很久都不能原谅大人。狗在笼子里,被带走很远时,还伸着脖子朝家的方向哀嚎。那声音常常萦绕在沈习武的耳际,让他至今想起都无限感伤,也影响着他用深切的情感去爱护小动物,去体现它们对人类的忠诚与善良。沈习武写下了 100 多篇小动物的童话故事,11部动物小说,其中关于狗的长篇儿童文学作品就有《追随狗的男孩》《来自天堂的狗》等 6 部之多。

  行走在老师和作家两个角色之间

  白天在学校,他是一个孩子们喜爱的好老师,晚上回到家,他是一个为全国无数个小读者写作的著名作家,20多年来,沈习武就是在这两个角色中间不停地切换身份,不停地行走与奔跑。

  沈习武 1993 年从淮阴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市经开区三棵树中心小学工作不到三年,就调到宿城区蚕种场小学直到今天,他 400 多万字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是在这期间完成的。

  采访那天,记者在宿迁城外一个很小的街道上找到他的学校。沈习武对记者说,我的主业是教学,我在学校就是一名普通的教师,没有因为写几本书而比别的老师特殊什么。在学校,我从不主动和老师、甚至孩子谈我创作上的事,我也从不在学校写作,我出版什么图书,从不在学校宣传。

  沈习武说:“与我而言,写作就是一副业,我不能为此影响教学,误人子弟,也不能让那些虚无的光环把自己孤立起来,尤其是我的爱人也在这所学校工作。”

  蚕种场小学也是沈习武开始创作的地方,最早是为了充实教室后面的黑板报,他编写了一些童话故事抄在上面,一篇接着一篇,也激发和打开了他的创作灵感与思路。1995年以来,他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等刊发表近 400 多篇儿童文学作品,出版了“魔法小虎队”“功夫小猪”“坏坏狼”“鼠小七”等各种系列童话,以及关于特殊家庭、留守儿童、人与动物等各类长篇小说 40 多部,其中,仅2012年就出版了《西施在等你》《我的妹妹会隐身》《野猪孤儿》等9部儿童文学作品。

  沈习武告诉记者,他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是利用晚上和节假日完成的,家里没有书房。他白天在卧室写作,晚上怕影响妻子休息,就把“战场”搬到客厅。儿子总是他的第一个读者,作品还没形成铅字的时候,儿子就会趴在电脑上一章章地看下去,然后就不停地催着他往下写。

  沈习武说,儿子如今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城市上大学,他喜欢读书,但是不喜欢写作,他也从不在同学跟前谈起我,他自小看惯我“码字”,就觉得这件事稀松平常。

  他的作品具有中国气韵世界视野

  沈习武多年的笔耕不辍,收获硕果。很多作品都是一版再版,深受孩子们喜欢。《鼠小七历险记》被译成朝鲜族语,《男孩的狐狸》还在台湾地区出版发行。在国内外,他获得的荣誉及奖项就达30余次之多,其中,短篇动物小说《白鼬》获得中日友好儿童文学奖,《母狐救子》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3年度大众最喜爱的50种图书,《西施在等你》等沈习武真情动物小说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第四届“三个一百”原创图书”,两次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男孩的狐狸》获得2010台湾年度最佳少年儿童读物奖和台湾第18届儿童文学奖,《狐狸的集市》获得江苏省第六届紫金山文学奖。

  沈习武的作品还受到国内儿童文学领域顶尖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和推介。

  在江苏省第六届紫金山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专家对他的颁奖词是:在探索和处理童年经验、中国元素、童话美学等一系列创作问题上,表现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智慧和坚韧。在别致的故事编织和情节起伏里,潜伏并表达着关于信念、友情、信任、耕耘、感恩、梦想等深邃的思考;在幽默而不失温情、缜密而不乏天真的艺术书写中,传递了一种美好的价值和力量,因此他的作品具有一种迷人而庄正的美学气象。

  《儿童文学》杂志主编冯臻评价沈习武的作品:致力于对童年精神世界的的关注,带着对儿童在生活中不快际遇的问候,以及现实与理想碰撞后的感伤抒写与治愈,犹如照进儿童内心的一束光。

  随着影响力的不断提升,沈习武现象也受到有关部门的注意和重视。去年9月,江苏省作协、中共宿迁市委宣传部在宿迁举办了“沈习武儿童文学作品研讨交流会”,省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第一书记、副主席韩松林,《钟山》主编贾梦玮,以及祁智、刘秀娟、谈凤霞等众多文学名家和宿迁市实小的师生,热烈交流和讨论。专家学者对沈习武作品表现出的文学性和艺术性给予高度评价。

  中国作家网主编刘秀认为,沈习武的童话作品令读者不断地返回儿童文学的源头,散发着童话本来具有的简洁的、原始力量。同时,他还把目光投向今天的生活,写到留守儿童、生长在破碎家庭孩子的孤独和无力,用童话之笔书写那些美好生活尚未抵达的角落。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研究专家谈凤霞说,沈习武的作品不仅有世界经典童话的视野,还具有中国气韵、现实观照、乡土风情及道德和哲理的思索,特别是他能把融入中国元素、中国味道作为童话创作的自觉追求,尤为可贵。

  江苏作协副主席、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祁智说,沈习武可以有很多机会走出那所条件比较简陋的亚博pt游戏平台小学,可他从没有想过离开,他一直就在孩子们中间。他的作品是对生活的感悟,讲述的故事有着浓浓的乡土气息,因为他的脚始终踩在泥土里,用一种力量引导孩子们前行。他的作品首先是好读,其次是靠情节往前推进,不需要无病呻吟,就能触动人心。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沈习武告诉记者,今后将始终坚持“写出孩子们喜爱的有价值的作品”这一创作导向,认真对待每一个文字,更多地融入中国元素,更多地贴近生活。

责编:毛震佳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

亚博pt娱乐